靠北清大 2.0

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
#靠清441

今年三月,我在清大廁所被偷拍,po了一篇文,其實在發文前,我就去調監視器、報性平會、警察局,因為怕被報復,一直沒說後續發展,現在終於畢業再也不用踏進這破學校,來說一下後續發展。
我是在工一一樓門口進來右手邊的廁所被拍,由於那邊監視器只在拍飲水機(可能怕飲水機被偷吧)無法清楚拍攝出入女廁的人,而我沒抓到現行犯,警察局並沒受理。
在我通報性平會後抓到那個人為清大學生,召開性平會議,該生承認做了這件事,學校處置如下

 1. 建議處以小過
 2. 建議修建廁所門縫,讓人不容易偷拍
 3. 建議調整監視器角度
 4. 該生要接受諮商與性平教育課程,六個月內完成才可銷過
 5. 我無法知道那個人是誰,但禁止那個人再去該間廁所

來說一下我的想法好了,我理解為什麼學校如此處置,所以沒申請再審,但我不接受,先來說一下我為何能理解學校
 1. 對於行為較輕微性騷擾校規為小過
 2. 法條並未給性平會實權,只可建議,學校也不一定有經費
 3. 同上
 4. 讓他不再這麼做
 5. 怕我報復,或是我在學校遇到他心情會不好

那來說我不滿的點好了
 1. 我不是專業,但偷拍原來是輕微性騷擾,我一直以為是嚴重性騷擾需大過處理,對於性騷擾的輕重並不瞭解,想利用關鍵字搜尋也不知道輕重定義,還希望有專業人士能區分輕微與重大之間的差別。再來記小過對出去工作完全沒影響,不銷過也沒事
 2. 學校沒錢我就該理解嗎,我現在就公開這個地方讓想偷拍的人可以去。
 3. 順帶一提,動機系的所有廁所只有三樓能清楚拍到進出廁所的人
 4. 就不要到最後小過也沒記成
 5. 我不知道他是誰,又不會有人隨時跟著他,他又來偷拍誰知道。而且監視器畫面可以看到那個人是跟著我去廁所,代表他知道我實驗室在哪,雖然他報復或是再次偷拍的可能性可能很小,但我卻連一點防範的機會都沒有。我有監視器畫面,不怕觸法想公開他那模糊的臉隨時都可以,但我說不公審他就不會公審,為什麼學校寧願相信一個有偷拍前科的人不會再度偷拍,不信沒前科的我不會公開這個人的任何個資。

我知道學校因為各種原因如此處理,但卻也無法給予我任何理由信任校園安全。從三月事情發生到現在,工一館一樓廁所,沒有監視器,上廁所人都會面對裡面,門縫也夠大,完全沒改善,超適合偷拍的。

想跟學校說,在學校保護行為人,不想揭露他的個資的同時,是否也該給當事人安全,而不是在該行為人偷拍後,又要我相信他再也不會這麼做。再來清大幾乎每年都因性騷擾事件上新聞,從我尚未進來洗學歷發生的掛勾針孔偷拍,到我進來時南大校區宿舍外人偷拍和清大生跑進交大圖書館射精,大學是專業教育,而不是品德教育,故學校並不會特別關注著議題,這我能接受,但學校每年都有上新聞的性騷擾案件,沒上新聞的又有多少,既然學校神經病那麼多,為什麼不撥經費維修已經知道容易偷拍的地方,加強校園安全,反正這破學校每年都一定會出事,只怕太多件錢根本不夠。

想對工工系說,這整件事工工系頗衰的,兩位學生都不是工工系,偷拍卻發生在工工系廁所。但我認真不懂監視器只用來看飲水機的意義何在,真要偷還是會經過走廊,而且那邊上廁所的很多是你們系所的大學部學生,保護自己的學生很難嗎。

至於動機系,每隔幾年就養出一個有偷拍行為的人也真的不容易,動機系知道嗎,一樓女廁格局是一樣的,動機系那邊的廁所跟工工系一樣的格局,監視器也無法看到人的進出,超適合偷拍的。二樓和三樓女廁更好笑了,我上廁所時往燈管看,透過反光可以看到隔壁廁所的人,所謂防治被偷窺的方法就是先偷窺隔壁廁所在幹嘛,聰明,果然裝電燈時有在用腦袋。

偷拍我的人,你還是去死吧,誰知道你性平會結束後有沒有真的刪過去偷拍的所有照片,以學校這處理方式,感覺就沒追究這件事。不用道歉不用罰金照片不用全刪,甚至全校只有不到五個人知道你是誰,被偷拍的人還不是其中之一。懲罰只要上性平課程,還有免費的諮商,當學生真好。

謝謝看到這邊的人,如果是工一館上課的學生,建議還是不要在一樓上廁所,真的被偷拍也很難拿到任何決定性的證據。雖然知道很多沒有考慮周全,但這是靠清,就讓我抒發一下對學校跟該行為人的不滿吧,每邊都有各自的理由,那麼我把這邊不滿的理由說出來,我只知道被人偷拍,人不知道是誰,學校廁所七個月後依然沒有改善。希望有一天能知道行為人能詳細說明從第一次偷拍的理由與事後是否改善,又或者學校能詳細說說判斷詳細理由跟後續實質作為,但應該不可能吧。

Telegram: @xNTHU/453
Facebook: @xNTHU2.0/180539046987318 (625 likes)

審核結果: 3 票 /  1 票
投稿時間:
發出時間:

更新時間:

靠北清大 2.0
# 系級 暱稱 理由
此區域僅限清大使用者查看

您可以打開 #投稿DEMO ,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