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北清大 2.0

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
#靠清1258

會說出活在民主政體很快樂的,不是理想主義者,不然就是智障,簡單來說,就是可憐蟲(κακοδαμονα)。

       首先,在西方對於言詞有分為知識(episteme,knowledge)與意見(doxa,opinion)這二者區別。知識是一種絕對的正確或至少是公眾認為的絕對正確,在一個發展完善的政體當中,我們希望是知識來統領國家走向與發展。而在民主政治當中,由於人多嘴雜,所以出現了公眾意見,但意見終究不是知識,我們常推崇的雅典哲人知道什麼是你們所說的「民主」,但他們不要,因為他們知道,這不是對世界最好的方式。

       我們常說蘇格拉底「懼怕人群」,但蘇格拉底真的懼怕嗎?大家都知道蘇格拉底的申辯,理論上蘇格拉底可以請人代言,但他選擇自己出面,可知蘇格拉底並不懼怕人群,他懼怕的是大眾的愚昧無知 所以說蘇格拉底懼怕你們的「民主」。

而何為正義,對於柏拉圖來說,正義(dikaiosyne)就是擁有及從 「事屬於自己的事會被認可是正義」,而後變成西方世界的「對每一者它所有的」(suum cuique, to each his own)。正義從來就不是讓大家公平或大家平等,而是讓你做你該做的,這才叫正義所以我們不該讓所謂普通的(οἱ φαῦλοι)、沒智性的(ἀνοητοτάτων)的人投票決定國家社會。

        而要論什麼是νόμος(法律),必需看他的字詞演化得知。最早的法律是指傳統倫理從νέμω (分配、劃分)、νέμομαι(給牲口分派吃的草糧、餵食)、νέμος (牧場)。而到了西元六世紀νόμος一詞逐漸遠離習俗(ἔθος),愈來愈接近正義(δίκη)。

        從這些就能看出,假設是希特勒那種人,他們真的會是民主的摧殘者嗎?就我而言,口口聲聲喊者「民主」的人在誤用民主,才是對民主的玷污。

Telegram: @xNTHU/1269
Facebook: @xNTHU2.0/266076711766884 (0 likes)

審核結果: 3 票 /  0 票
投稿時間:
發出時間:

更新時間:

靠北清大 2.0
# 系級 暱稱 理由
此區域僅限清大使用者查看

您可以打開 #投稿DEMO ,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