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北清大 2.0

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
#靠清481

阿緯是一名粉專經營者。原本正職是網路工程師,也是我的同事。平時在公司應付溝通障礙的客戶與上司,抖落一整天的勞累回到家中,還得開交友軟體搜尋附近的+9妹,看有沒有人想廢材回收。好不容易有人也右滑愛心。​


『嗨。』​

『噁男不要隨便揣測他人的想法好嗎?不約。』​


結果新竹+9妹的行情也挺好,現在這個行業競爭激烈,都被勉強能看一點的瘦宅工程師預訂走了。​

阿緯蠻高的,大約有一百九吧?性格蠻靦腆也算開朗,就是太醜了才沒人要。因為寂寞,才想養動物陪伴自己。他本來也只是嘴上說說,但那天路上剛出生沒多久的流浪狗被他餵了點麵包,竟跟著他回家,像是天意般。他把它取名為拉皮,到現在還是最疼愛他。​

阿緯把這段故事上傳到個版,沒想到引起廣大迴響,中年朋友似乎都很喜歡他的經歷。於是他架設粉專,分享他與狗勾的美好回憶;又善心爆發同情心爆棚地陸續撿了好多浪浪回家,疲於兼顧工作與照護。當粉專讚數破五位數,開始有寵物用品公司找他工商。​

「我收支抵銷後賺的還可以比以前上班多欸,」阿緯當時對我說:「誰還要當社畜啊?」​


辭掉工作前幾個月是還蠻順利,但祖克柏調降了他粉專的觸及。廠商是看文章觸及率定價的,他領的業配便愈來愈少,無論試了什麼方法,拍再多可愛互動也救不回來,受眾永遠是那些很閒的中年,沒有擴展。大家似乎都看膩了,畢竟新題材也不太好想啊,不過是與動物的互動而已,借鏡別人的想法也未必有流量。​

漸漸地阿緯對這些動物失去了耐性,尤其是貓。貓咪真是有夠機掰的動物,早上六點就要叫,你不起床他還會咬你,還踢不走,或乾脆跳到櫃子上摔你的東西報仇,擺出那結屎面對著你喵。那天看到中華大學生虐貓,他心裏竟然有些爽快。​

阿緯滿是抓痕的手撈起雞掰貓用力往地上摔。那貓在空中翻了個身,穩妥地著地,喵地飛快跑走了,後爪順便把拉皮的鼻子劃流血。為了養這些不知感恩的動物(尤其貓),他快連自己都沒辦法吃飽,整個人也愈來愈神經質。​


「可是那天我走在寒冷的街,是準備打算投河了,撞見路邊紙箱裡有三隻小貓,就急忙帶他們回家。」​

「你真善良。」我說。​

「不,我是看見了新題材。」阿緯把眼鏡上推,反光瞬過他的雙目:「我們這行只要有題材就能存活。」​


大致情況都不錯,除了有隻小貓呼吸很薄弱。阿緯趕緊花五分鐘架好攝影機、打光、清理環境後,觀察他的情況:果不其然連心跳都沒了。他對著攝影機開始摩擦貓的身體進行CPR,反覆搓揉呵氣,同時喃喃唸著「快活過來呀」、「大家都在等你」之類的話。​

過了十幾分鐘,小貓依舊沒有心跳。阿緯很懊悔,許是剛剛放太久都涼掉了。於是他關掉攝影機,把貓拿去微波爐熱一下再拿出來,小貓居然就有了溫度,熱騰騰的,也開始微弱地呼吸。阿緯急忙再開啟鏡頭以哭腔說著「謝謝你活過來」之類的屁話。​

皇天不負苦心人,這部影片的瀏覽量超過百萬,好多抄網路的記者紛紛私訊粉專想取得影片授權,談業配的廠商也回來了。當然那隻貓腦部因長期缺氧永久受損,行動緩慢被其他動物排擠,阿緯便在粉專發文「謝謝善心人,有人認養她囉!」,包一包丟進垃圾車。​


「這顯然是廠商的疏失,讓一隻貓就這麼微波死了。」​

「你有點糟糕啊。」連我都看不太下去。​

「人都快餓死了,還管其他動物?在我看來寵物跟豬肉差不多,」阿緯呿了一聲:「大眾喜歡吃,那就給他們吃;大眾喜歡看動物影片,那就做給他們看。」​


後來他的粉專就時常出現動物復活影片,原本一個月一次,最近一星期就有一次。他說自己會在街上巡視,看有沒有小動物又被遺棄了。​

「看動物影片的人,沒人要幫我分擔或領養,還在留言說什麼互動沒梗了看不下去,把責任全推到我身上。只有動物復活時才有人看。」​

「你當初是喜歡他們的吧?」我問。​

「肯定的,但當興趣變成職業,那些感覺就不見了。」沒有溫度的字語從他齒間擠出:「剛好你在,幫我拍下支影片,最近觸及又掉了。」​


他從箱裡掏出一隻小貓,看起來也是剛出生的,還很虛弱。​

「看過天能吧?」他突然冒出這句話。​

我拿起攝影機,點了點頭。​


阿緯低頭親吻小貓,切換成很溫柔的嗓音:「謝謝你活過來,歡迎加入我們家。」接著他向我示意,叫我關掉鏡頭。​

他用力將小貓往地上一摔,那玩意發出微弱的喵聲。​

「大貓會躲,我看你怎麼躲。」拉皮在一旁露出恐懼的眼神,發出嗚嗚悲鳴。阿緯將他趕走,接過我的攝影機拍攝小貓的特寫。牠氣息虛弱趴在地上,讓我驚嚇又摸不著頭緒。​

「活過來了⋯⋯有呼吸了!」阿緯將他輕輕捧在手上,持續搓揉牠的身體。小貓看起來很痛苦,連發抖或呼叫的力氣都沒有。他原本養的貓事不關己地在一旁梳理自己的毛。​

接著,阿緯把那小傢伙往死裡掐。​


「有需求,就有供給。」他把攝影機又塞回我手上,抓起失去生命跡象的小貓放到鏡頭前,說:「這是我剛剛在路上發現的小貓,似乎沒心跳了。我現在要救活牠。」便開始按摩心臟位置。​


我忽然弄懂了。整個人無法動彈,視野發黑不停顫動。​

他見我說不出話來,嘆了口氣拍拍我的肩:「那些拍動物起死回生的感人影片,都只是想要賺流量啦。要救直接救就好了,那種分秒必爭的時刻,還先架攝影機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想再待下去了,阿緯把我送到門口。​

「今天的事你應該不會講出去吧?我是信任你才邀請你來唷?」他輕輕一笑,讓人不寒而慄。​


第二天阿緯很生氣地密我,說我拍的影片手一直在抖抖抖的,害他必須再找一個犧牲品,命算在我頭上。隔沒多久,他粉專又放出新的影片,這次是復活小白兔,分享數又創了新高。​

實在看不下去,我向警察局投訴虐待動物,但他們根本不怎麼鳥我。好不容易到第四次報案,終於派人到阿緯家裡搜查,也沒查出什麼。他只要說「有不願具名的民眾將動物收養了」,就可以躲避刑責。我想盡辦法要捉他的馬腳,但都被他靈巧地閃過。​


我轉而尋求動保處協助,他們說晚點會來跟我討論細節,看怎麼套出話來。門鈴響了,我壓下門把後,還未鬆手,便連門帶人被一股力量向外拉開。​

一個高大的人影站在門外,手裡握著攝影機與一綑麻繩。​


「現在我要來復活你了。」他靦腆一笑。

Telegram: @xNTHU/493
Facebook: @xNTHU2.0/182844043423485 (2 likes)

審核結果: 3 票 /  1 票
投稿時間:
發出時間:

更新時間:

靠北清大 2.0
# 系級 暱稱 理由
此區域僅限清大使用者查看

您可以打開 #投稿DEMO ,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