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北清大 2.0

不要問為何沒有人審文,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
#靠清405

我與父親每天見已十幾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夏天,女同學休學了,父親幫我壓下案子了,正是春風得意的日子!壓案完畢,父親要到南投謀事,我也要回草屯念書,我們便同行。

        到草屯時,有南投教育局一路保護我;第二日上午,便須到少年法庭,下午上車回家。父親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幫我,叫社會局裡一個熟識的公文陪我同去。

他再三囑咐社會局,甚是仔細。但他終於不放心,怕社會局不妥帖;頗躊躇了一會。其實,我那年已十八歲,草屯已來往過兩三次,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了。

他躊躇了一會,終於決定還是自己幫我把事情壓下來。我兩三回勸他不必去,他只說:「不要緊,他們去不好!」

        我們去了法庭,上了網站,我點開,他忙著刪除巴哈對我不利的文章。文章太多了,得向板務跟站方行些公文才可刪掉,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兒少法。

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

但他終於講定了要刪文,就送我回家。

他給我刪定了在場外的一堆大樓。

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裡要警醒些,不要被罵;又囑託教育局好好照應我。

我心裡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刪文,託他們直是白託;而且我這樣欺壓女同學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我說道:「爸爸,您走吧!」他望車外看了一看,說:「我刪幾個場外文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

我看那邊場外的頁面上有幾個罵本少爺的刁民。

走到場外那邊,須穿過PTT,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警察,走過去自然很簡單一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警察帽,穿著警察衣,藍色襯衫,蹣跚地走到場外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場外,要爬上那邊刪文,就不容易了。

他用兩手刪著文章,兩份公文再發給場外;他刪文的身影,顯出護子心切的樣子。

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眼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一起刪掉文章,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刪了對我不利的文章往回走了。

過場外時,他先將文章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刪掉,再抓起發文的人走。

Telegram: @xNTHU/417
Facebook: @xNTHU2.0/177856717255551 (15 likes)

審核結果: 5 票 /  0 票
投稿時間:
發出時間:

更新時間:

靠北清大 2.0
# 系級 暱稱 理由
此區域僅限清大使用者查看

您可以打開 #投稿DEMO ,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