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北清大 2.0

新版靠北清大 2.0 讓全校師生都有了審核的權限,每天穩定發出投稿文章。
#靠清3120

清大有三大奇談,學餐、輻射、撿到票

眾所周知,清大裡有個原子爐
旁邊的荷塘聽說是用來容納原子爐排出來的廢水,外號『原子湖』

「聽說這附近的草皮大前年輻射超標欸」老王經過同位素館的時候應景的說

老王是我的電機系室友,說起來我們兩個可謂不打不相識

大二那年夏天,我們在炎熱燦爛的陽光下對視,中間隔著一陣沉默的空氣

當一陣潮濕的風颳落上空的落葉時,肅殺之氣隨之劃過

一瞬間,她右手揮動手上的武器,我側身閃過

『磅!』『碰!』幾聲巨響迴盪在風裡

三秒內,定勝負

「我贏啦!呼喔哇哈哈吼嗚嗚!」老王扭動著發出原始的猖狂笑聲

「幹啊我就說不要打那麼用力了!」我憤怒的送她一根中指,轉頭把鑲進牆壁裡的球給摳出來

我們很文明,我們打網球,猴子才打架

「輻射?不過現在應該是正常的了吧?」我邊吃手上的披薩邊說

「應該吧」老王看著前面跑進草皮幾隻校狗,也邊走邊吃著披薩

「狗勾耶」她讚嘆,「狗勾真的好可ㄞ-」

「汪嗚汪汪是在看三小汪」一隻狗突然凶神惡煞的咆哮

「???」一塊軟爛的鳳梨從老王嘴裡掉出來,無情地砸落地面

「沒關係啦,我們生科院的烏賊比這個兇多了」我安慰她

「不是這個問題,牠、牠在說話欸」老王顫抖的指向剛剛那隻兇獸

「沒關係啦,我們生科院的烏賊也會啊」我拍拍她的肩膀繼續安慰

「這片草皮一定有問題,該不會還有輻射吧...」老王有點害怕的咬了一口披薩壓壓驚

「幹啊啊嘔嗚!!!」

我嚇了一跳,順著她的視線一看,發現她手上的披薩已經不再能被稱之為披薩

那是惡魔的化身、完全的邪惡

披薩上的鳳梨全都變成了氣味濃郁的香菜,餅皮上的黑胡椒粒甚至進化成了驚悚三色豆

「不行,這地方一定有問題」我感覺到我手上的披薩也開始蠢蠢欲動

老王手上的披薩還在進化,有些香菜已經變成另一種型態,只是這形狀越看越熟悉

「大麻,是大麻」,我呆愣,「讚欸」

「輻射,是輻射」老王慘白著臉,眼角帶著驚恐的眼淚

「塊陶啊啊啊」老王抓著我的手衝向荷塘

「等一下,我的大麻!」我焦急地看向我手上才正要變化的披薩,它才剛長出鰭啊!

等一下,鰭?

我倒抽一口氣,看著我的披薩上長了幾片疑似魚鰭的物體

我想起來了,我的披薩是炙燒鮭魚口味的

手上的蠕動感越來越強烈,我也越來越心慌

我看著它,彷彿看見這片披薩成長後的未來

也許它會長成一隻亭亭玉立的披薩魚,也許我們會成為朋友

又也許某天它發現自己身上殘留著我的牙印,揭開不堪的身世之謎

我只能痛苦萬分的告訴它,它曾經是我口中的殘糧

而且還不好吃

它會恨我嗎?我恍惚地想著

突然間,它拍著鰭跳了起來

『撲通』一聲,投向荷塘的懷抱

「它飛了...」老王眼睜睜的看著投水的披薩

「怎麼辦,這算放生外來種嗎?」我擔憂地看著荷塘,擔憂的想著披薩,不知道它防不防水

突然一陣強風襲來,荷塘水面波動,荷葉開始騷動

『你掉的披薩是這個金披薩,還是這個銀披薩?』湖中男神浮出水面,莊嚴的拿著兩塊披薩

金色的披薩長著翅膀,正用力的在掙扎

銀色的披薩則有可怕的茶色觸手在揮動,啊,原本是柴魚片的樣子

「都不是,我掉的是長鰭的」我回答

『你很誠實』湖中男神滿意地收回金銀披薩,拿出我的長鰭披薩

「謝謝」我伸手拿回我的披薩

『所以我決定讓你許一個願望』湖中男神把我的披薩塞進嘴裡,咀嚼了幾下

三小,是多餓?

我默默收回伸出去的手

「那我想要一隻可以騎去上學的飛天烏賊,」我說,「不會罵髒話的那種」

『能不能講點實際點的願望』男神皺眉

「那我希望小吃部可以準時在公告的時間營運,不會延期」

『......』

『說吧,你的飛天烏賊想要什麼顏色的?』

-W

Telegram: @xNTHU/3131
Facebook: @xNTHU2.0/316018893439332 (336 likes)
審核結果: 6 票 / 1 票
投稿時間:
靠北清大 2.0
# 系級 暱稱 理由
此區域僅限交清使用者查看

您可以打開 #投稿DEMO ,免登入即可預覽投票介面